戀羅

【偶然與必然】南碩

  #南碩


──“要有幾次的擦身而過,才能夠得到你的回首?”

金碩珍從沒這麼在意過一個人,那個人每天都跟自己搭上同台地鐵,同截車廂,每天的造型都差不多,些微不同的是偶爾會戴上黑色的半框眼鏡,優雅的穿著不似平常會坐地鐵的人。

餘光瞄著那人的側臉,今天他站在門邊,一手捧著原文小說,一手緊拉著拉環,豐厚的唇不時的無聲開闔,似乎是藉由這動作在翻譯文內的意思。

金碩珍收回視線,在心中暗暗的罵了自己怎麼這麼變態,老是偷看別人,但卻還是忍不住,目光又滑了過去。

這次,那隔著眼鏡的雙眼正盯著他,相接的目光中帶了點訝異,卻又捨不得移開似的看著;金碩珍一愣,看著那人朝著自己綻放了一抹禮貌性的微笑,唇邊還有著好看的酒窩,讓金碩珍不自主的微瞠了眸,耳根有種難以言喻的熱度。

回給他的笑容,不知道究竟是怎麼樣,但倉皇的走出車門後,金碩珍雙手捧著臉,腦中回放一次次的,都是那笑臉展露的瞬間。

著魔了?

指尖停頓在鍵盤上,耳邊的音符瞬間停止,金碩珍愣神的模樣讓閔玧其只能嘆氣,他伸手在面前揮了揮,惹來金碩珍的困惑表情。

「你幹嘛?」

簡直沒道理的問句讓閔玧其無法回答,他挑眉,雙手環在胸前看著眼前這哥。

「這句話,應該是我要問你的吧?」

「我?」

金碩珍皺起眉頭,看著閔玧其點頭的模樣,絲毫沒有意識到自己剛才剛才的走神。

「我怎樣?」

面對他的問句,閔玧其歪了歪嘴角,轉頭選擇不再回應,繼續修改著曲子。

「欸,我剛才怎樣了?」

不死心的再問了一次,面對閔玧其的不理會,金碩珍最喜歡死纏爛打,湊到那人的琴邊,整個人都壓上去。

「我怎樣了嘛,玧其~」

拉長的尾音伴隨著門鎖打開的聲音而止住,轉頭對上的,是今早隔著眼鏡交錯的目光,金碩珍停頓了幾秒,沒有遺漏對方複雜的神情。

「呃。」

連忙分開跟閔玧其的距離,金碩珍一臉尷尬的退到了一旁,手足無措的模樣被閔玧其嘲笑的揚了揚嘴角。

金碩珍在尷尬之餘瞪了他一眼。

忽略了他的瞪視,閔玧其看向那長相斯文的男人。「南俊啊,你來啦。」

那人原來叫南俊,閔玧其怎麼會認識他。

站在一旁的金碩珍有些不滿的努努嘴,滿腦子的為什麼,看著南俊將視線移開,與閔玧其笑談著,更讓金碩珍升起一種無法說明的憤怒。

「南俊啊,這是我之前跟你說的哥,他叫金碩珍。」

聽見自己的名字,金碩珍揚起睫毛,愣神的模樣讓金南俊抿起嘴角的笑了。

那酒窩還是一樣好看,金碩珍心想。

閔玧其無奈的微微搖頭,伸手,蒼白的指尖扣住金碩珍的手腕,這瞬間,金南俊的眉心微乎其微的皺了下,看著閔玧其把他拉到跟前。

「哥,這是金南俊,之前我跟你說很優秀的那個音樂人。」

眨了眨眼,平常多話的金碩珍在這人面前居然一句話也說不出口,只是在那人的視線中垂下頭,細細的說了聲:你好。

閔玧其一臉不敢置信,看著那哥認生的模樣,還有那早已像是草莓糖片般的耳廓,像是知道些什麼心思的鬆開指尖。

轉而望向金南俊,那也同樣炙熱的目光打住了閔玧其想說的話,一臉看透人生的表情。

「我是不是該離開給你們兩個認識一下?」

這句話讓兩人同時朝著閔玧其看過去,金碩珍一臉的驚恐,但金南俊卻一臉很樂意的模樣,這兩人的樣子讓他玩味的笑了。

「珍哥你真的很奇怪啊,平常是這樣的嗎?」

抿起唇,金碩珍再次瞪了閔玧其,看著那人得逞的笑,真想賞他一掌。

「那平常的碩珍哥又是怎麼樣呢?」

低沉的嗓音傳來,讓金碩珍忍不住往那人臉上看去,甜美又儒雅的笑容,讓他很想在那酒窩上印上一吻。

「平常,很吵啊,不理他的話還會纏著我不放,像你剛才進來時看到的那樣。」

「啊……是這樣啊。」放慢的尾音隨著望過去的視線,金碩珍略微羞澀的裝傻表情收進眼底,金南俊帶著深意的笑容開口。「碩珍哥也可以那樣對我啊。」
這句話讓金碩珍的臉一下變得通紅,顫抖的嘴角跟結巴的語句都道盡了他的受嚇程度,只見眼前兩個男人一左一右的都露出調侃的笑,沒底氣的只能在瞪了他們一眼後直接離開。

經過金南俊身邊時,那視線的流動再清晰不過。突然,手掌被溫熱的指尖扣住,使得金碩珍只能看向他。

「碩珍哥生氣了?」

那小心翼翼的語氣讓人金碩珍的情緒瞬間消散,愣愣的看著那張臉,像是個做錯事的孩子一樣無辜。

戴著這種眼鏡的金南俊,真的很好看。

金碩珍輕輕的想抽回手,卻感受到對方流連在自己掌心的指尖,略微粗糙的觸感像是若有似無的在他掌心渲染著麻癢感,夾雜著一股淡淡情色。頓時,他感受到金南俊視線裡的變化,讓他忍不住口乾,輕舔過唇,顯得更加豔紅。

「我……我沒生氣……」
「真的?」
「嗯……」

一聲輕咳傳來,兩人的目光在次聚集在他身上時,閔玧其掛起一抹淡笑。

「可以不要我工作室調情嗎?我還得工作。」

這句話結束了他們之間的初見。

在這之後,金碩珍發現對方與自己有許多巧合,除了每天上班時會坐同節車廂,出門去超商時也會看見那停在蔬菜攤跟肉攤流連的金南俊,一臉不知該怎麼辦的樣子讓自己忍不住也湊了過去。

「在選肉嗎?」
聽見問句的金南俊並不訝異,頭也沒抬。「嗯。」
「那塊比較好,看起來新鮮點。」
「嗯,但我不太會煮。」求救的目光朝著金碩珍望過去,令人呼吸一窒。

在這句話之後,金碩珍理所當然的出現在對方的家裡,手裡拿著對方給自己的淺藍圍裙,腦子還在思考自己究竟為甚麼會在這,發呆的瞬間,金南俊把圍裙拿了過去,一面微笑一面把圍裙穿戴在金碩珍身上,還誇對方好看。

「碩珍哥真好看。」那真誠的語調襯著酒窩,真的很致命。

讓自己心甘情願的幫他煮了一桌子的菜。

「碩珍哥做的菜真好吃。」那人的筷子並沒停過,嘴裡滿是自己做的食物,眼睛笑的都要看不見了還是笑得好看。

金碩珍托著下巴的手擋住了嘴,卻禁不住的在他的話語後微笑,凝視著對方吃的很好的臉上時,金南俊的眼抬起,直勾勾的撞進他的視線裡,讓金碩珍根本來不及轉移。

「怎、怎麼了?」

被他盯得不自在,金碩珍稍稍往後靠在椅背上,掩飾自己其實才是那個盯了他許久的人。

看著金南俊的視線從自己的眼、鼻、唇,一路的停留在唇上許久後,又緩緩的滑了回來,在露骨與含蓄間徘徊。

「沒什麼。」
沙啞的聲音證實了金碩珍並沒有錯看那視線裡的炙熱,習慣性的又舔了下唇,這動作讓金南俊吸了口氣。

他從椅子上站起,往客廳方向走去,金碩珍愣了下,轉頭看著他從大衣口袋不知道拿出了什麼東西又走了回來,最終,停在他的眼前,仰頭的關係讓金南俊在他眼裡顯得更高大。

他一手攫住了金碩珍的下巴,微微俯下身,在金碩珍瞪大的眼前,那張好看的臉逐漸靠近,當金碩珍閉起眼的時候,一種異樣的觸感在他的唇上滑開,張眼,那人正認真的拿護唇膏塗抹在自己的嘴上。

把自己的唇塗的油亮。

動作結束之後,金碩珍才懂得害羞,結巴的一句話都說不好。「你、你、你………」

「我看碩珍哥好像一直舔嘴唇,所以……」
金碩珍看著那人無害的臉,腦子只想著自己怎麼這麼不純潔,還以為自己要被吻了。
在對方移開視線時,卻漏掉了金南俊眼底閃過的一絲晶光。


其實,兩人的相遇,對金南俊來說,一點都不是巧合。

他曾在閔玧其的錄音室裡看到金碩珍唱歌的模樣,但是對方並不知曉他,那時金碩珍垂著眼看著歌詞,一次一次的唱出閔玧其的要求,中高的嗓音裡,每音轉都像帶著故事一樣真摯。

那聲音俘虜了金南俊,在瞬間像看見獵物一般的,眼神銳利了起來,嘴角緩緩掛上了一抹笑,在旁的閔玧其沒漏看,只覺得金碩珍要栽了。

當天,他跟著金碩珍回家,那個人一點也沒有察覺有人跟著他。夜間很冷,藏在圍巾裡的唇跟耳都泛起了紅,側過臉,連鼻尖也是,讓金南俊想疼惜的給他溫暖。

呼出的白煙在夜空中消散,他走進了附近一家小吃攤,熟捻的點了炒年糕跟幾樣小菜,與大媽寒暄的模樣像極了標準乖小孩,因為帥氣的臉龐,又被請了一盤血腸,得到獎勵的他更是笑的燦爛。

將這一切收進眼底,金南俊默默的也走進小吃攤內,在離金碩珍最遠的位置坐下,跟對方點了一樣的東西,但卻沒得到跟對方一樣的待遇,他不禁暗自笑了下。

金碩珍吃完後走進了附近的大樓內,電梯停在六樓,而金南俊則決定要在他對面的大樓買房,他站在七樓,看著金碩珍站在斜下方的陽台為盆栽澆水,嘴邊揚起了一抹弧度。

他一點一滴的滲透他的生活,那人卻渾然不覺。他知曉他喜歡男生,他知曉他喜歡小狗,他知曉他懂得吃懂得下廚,他知曉他喜歡在寂寞的時候會去漢江公園望著河水發呆,在眼角泛紅,在眼淚墜落前,他會仰起下巴,不讓自己的情感氾濫。

與金碩珍第一次面對面擦身而過,是在漢江公園,那雙泛紅的眼睛朝著自己看了一眼後,快速的從他身邊走過,陌生的視線刺傷了金南俊,垂在身側的手緩緩握緊,指甲刺進掌心。

垂下眼,金南俊暗自發誓不要讓金碩珍再次露出那種表情。

他開始在他身邊不經意的迎面而過,身上擦著金碩珍熟悉的香水味,在同截車廂,有時靠的很近,讓金碩珍的目光逐漸望過來。

他沒看他,卻在全黑玻璃上看見了金碩珍朝著自己望過來的側臉,他微笑,唇角的酒窩乍現。

再次在閔玧其的工作室裡見到他,金碩珍正看著自己前陣子給閔玧其的曲子,垂睫的角度很美好,當他再次揚起眸時,對閔玧其這樣說了。

「玧其啊,這首歌我想唱可以嗎?」
「喔。」
「這是你寫的嗎?」
「不是。」
「這曲子很棒。」
「喔。」
「歌詞感覺好像寫到我心裡深處了。」

這讓閔玧其抬頭看著金碩珍的臉,他掛上了微妙的笑,餘光滑過金南俊站著的門後。

「那就拿去唱吧,我會跟那人說的。」
「喔。」

他沒漏掉金碩珍揚起的嘴角,細細呢喃著,咀嚼著歌詞的模樣,金南俊跟著微笑起來,原來他也能夠感受到,那是自己為他寫的歌。

「哥。」
「喔?」

「下次給你介紹那人吧。」
「喔,好啊。」


金南俊在門後一愣,偏離了自己計畫內的事情,他側過身子對上閔玧其帶笑的眼,不禁搖頭。

『這個哥。』

在每天的搭車過程,金南俊看著倒映在玻璃裡,金碩珍總是望過來的神情,心裡想著是時候了。
在他收起視線後,目光也跟著追過去,等著那人再次望過來的瞬間。果不其然,對上那大眼時,自己的心竟還是漏了一拍。

恍若隔世。

單純且美好的瞬間讓金南俊先微笑起來,那人愣神模樣,耳根泛起嫣紅,接著,緩緩也朝著自己溫柔羞澀一笑,周圍因此而光亮。

那是金南俊人生中最難忘的瞬間。

在正式與金碩珍面對面時,那人跟閔玧其撒嬌的姿態讓金南俊不悅,一個沒忍住而流露表情,那人倉促分開的模樣卻又讓他舒心不少。
幾次刻意營造的不期而遇,那人像小動物一樣的悄悄靠近自己,毫無防備的主動為他出主意,甚至走進自己家裡為他做菜。
無法忘記那時走進自己家中時,金碩珍一閃而過的詫異,只因家裡的擺設全都是照著金碩珍家中的格局而設,雷同卻又不進相同的熟識感讓金碩珍一下的放鬆了心情。
他知道那個人也已經喜歡上自己了,所以更是恣意的捉弄著他,調戲著他,每當金碩珍因此露出羞澀模樣時,自己總覺得一股莫名的滿足。
在陽台看著下方發出微微燈光的人家,金碩珍愜意休息的臉孔隱約在窗簾縫隙中顯露,他也跟著露出舒心的微笑。


──『在我的世界裡,只有名叫金碩珍的必然。』

「碩珍哥唱歌真的很好聽。」金南俊托著臉,唇邊掛著淡笑,嘴裡總是說著誇獎的話,讓金碩珍很不習慣。

「呀,能不能不要老是誇我哦?」
「我只想對碩珍哥說實話而已啊。」

金碩珍拿他沒辦法,放下眼前的歌詞,也轉頭望著他。
「那你是不是有什麼話沒說的?」

這句話讓金南俊微怔,百四智商的腦子飛快的閃過自己是不是暴露了行蹤。
這短暫的沉默讓金碩珍低頭一笑,細細的看了手中的歌詞後才緩緩開口。

「你啊,就是寫這首歌的人啊,裝什麼傻。」
聽到這回答的金南俊暗自鬆了口氣,悄悄的走到金碩珍身邊,在對方回過神之前,早已靠得很近。
金碩珍微微仰頭,不知怎麼已經有點習慣這男人的靠近,清亮的眼一眨一眨的望著。

「哥怎麼發現的?」
低沉的嗓音環繞著金碩珍的感官,壓低的氣音使他有些臉紅,從來,那些若有似無的誘惑一直都很困擾著金碩珍。

肌膚的相親,指尖的摩挲,耳畔的低語,纏繞的鼻息。
但就是跨不了微妙的那一部分。

「玧其跟我說的……」
「我明明跟玧其哥說別講的啊。」

金南俊邊裝作懊惱的臉,邊瞄著金碩珍得瑟的反應,這男人的表情怎麼就這麼讓他喜歡。

「為什麼不跟我說?」
伸手,金碩珍少見的主動捉住金南俊的衣袖,一雙眸子單純且困惑。

這樣的哥,這樣的神情,到底怎麼能不愛。

金南俊劃開嘴角的弧度,在金碩珍的注視下,緩緩的擦過那誘人的唇,如蝴蝶拍翅。

唇瓣相接的瞬間,原本捉著金南俊衣角的指尖驀然收緊,更是往下拉,讓那柔軟的觸感貼合著。

舌尖的伸出像是小狗的舔舐,討好的讓金南俊忍不住低笑,他扣住金碩珍的後頸,更是加深了這個吻,攫住調皮的舌尖,在他邀請般微張的唇齒內跳出一首首的圓舞曲。

悠閒的指尖探入那寬大衣服的下襬,在顯露的腰間游移,感受著在那之下,柔軟有彈性的肌膚紋理,更是感受著那人如羔羊般的顫抖。
直到對方呼吸紊亂,濕濡的眼角跟誘人的神情乍現,金南俊才收回這個吻,流連的輕點下才離開。

「哥真是壞。」

到底誰才是那個使壞的人。金碩珍心想。

在這吻之後,兩人正式的開始交往了,一切就如金南俊預料中的那樣,在金碩珍一點一滴的搬進自己家中的時候也一樣,那一張張曾經擺滿自己房間內的照片也不需要了,照片的主人正活生生的在這存在著。

那人轉頭朝著自己微笑的瞬間,喊著「南俊啊」的瞬間。

이 모든 건 우연이 아니니까。


。。。。。。。。。。
《後話》

好久沒在這裡放文啦
還喜歡嗎?
喜歡的話要給我回應的呀
最後w
給這裡的讀者一個小福利?
最後的一句是什麼呢?
猜到的前兩位可以找我領一篇喜歡CP短篇www




评论(15)

热度(5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