戀羅

夢醒後的陽

短篇
#南碩
#WorldwideHandsomeDay
#碩珍賀文

《夢醒後的陽》

金碩珍凝視著天花板,眼角溫熱的液體緩緩流下,他不解的是自己的悲傷究竟從何而來,只是單純的感受到心塞,喘不過氣。

坐起身子,他撐在床上,四周靜悄的不像話,一反平時吵鬧的宿舍,張望著,卻沒看見室友。大概,又遺留在工作室裡了。

思索著什麼,他套上外衣,安靜的往房門外走,腳底輕觸著地面發出細微的聲響,熟捻的往某個房間走去。

推開房間的門,裡面總是有著令自己心安的味道,他以不驚擾對方的輕微動作,避開地面及四周的障礙,靈活的不像是平常在舞台跳舞的他;又或許,這個房間的擺設他已經太過熟悉。

凝視著雙人床上熟睡的臉孔,那被遮擋住幾乎一半的顏容正是剛剛在夢裡看見的。金碩珍輕輕的爬上那床,因重量些微傾斜的床面讓原本睡著的人敏感醒來,迷濛的望著在月夜下露出微笑的臉孔,好看的大眼裡閃著水光,這讓原本還不清醒的人瞬間瞪大著眼,看清來人是誰後又半掩著眸,唇邊溢出低啞的嗓音。

「珍哥…你來了?」

金碩珍一笑,掀起被子的一角鑽了進去,那人原本捲縮的修長四肢展開,順從著他的靠近並且擁抱著那微涼的體溫。

  金碩珍在找到舒服姿勢後輕輕的嘆息,像是要將自己剛才的惡夢吐盡,心裡安慰著自己。至少,現在的金南俊是在自己身邊。

「怎麼了?」一向敏感的金南俊開口,用指尖摩挲著他的後頸,使得懷裡的人像小貓一樣的微微瞇起眼。

「…做噩夢。」轉過臉,將鼻尖輕觸在他的肩窩,金碩珍在猶豫了一下之後說出口,深深的吸一口氣,讓金南俊的味道充斥著自己的口鼻,這樣會讓他更安心一點。

看見自家大哥像是無助小孩一般的對自己撒嬌,金南俊有些心疼,側過頭去輕啄著那側臉。「夢裡有我?」

金碩珍沉默了幾秒後點頭,一雙大眼凝視著他。「第一次夢到你,卻是個悲傷的夢。」

他輕聲說著,帶著一絲細微的顫抖,金南俊將碩珍摟得更緊,而環在他背後的指尖緊緊捉著自己的衣角,像害怕著什麼。

「夢裡的你,跟現在的你真的很像,但是最後,夢裡的你離去了,像是不會再回來一樣的道別。」

聽見他的話,金南俊依舊輕撫著他的髮絲,他並不急著說什麼安慰的話,那安定的力道及溫度,卻讓金碩珍確切的感受到,他在身邊。

「你知道夢與現實是相反的。」低沉的聲音在金碩珍耳邊響起,卻讓他眼角有些微酸,看著金南俊對自己緩緩一笑。

「防彈,不會分開。」他拂過那像是隨時要墜落淚水的眼角,金南俊溫柔的說著。「我們,更是不會。」

僅僅只是幾個字,僅僅只是金南俊說出來的幾個字,就能讓金碩珍悲傷的情緒平息;原先的不安,原先的懼怕,原先的心塞,在這一刻竟煙消雲散。

放鬆下來的金碩珍露出微笑,眼角積蓄的淚水也跟著滑落,他蹭了蹭金南俊的胸口,仰頭吻著那人好看的下巴,惹來對方寵溺的一笑;金碩珍往上挪動,鼻尖對著他的,兩人溫暖的鼻息纏繞著。

「你真的,是我的良藥。」

吻,在這句話後落下,時而像孩子般嬉戲,時而像愛人般貪戀著彼此。

他們是夥伴,是朋友,是兄弟,是愛人。
儘管總是搖搖欲墜的感到不安,但只要有著團員,有著彼此,有著那轉頭就能對上的視線,一切,如夢醒後的陽光,將所有黑暗驅散。

緊扣的指尖,印著彼此的掌紋,註定命運只能相互交織,無法拆散。

-The End.-
《後話》
接續我的夢,今天是夢醒後的陽
其實也幾個小時之前才決定要動筆,我們世界級的男神要生日了還是要寫一篇給他w
這種時候還是寫暖暖的文章最好了
希望我們的碩珍可以每天都得到他想要的幸福,每天都可以開心!
大家也要開心喔!

评论

热度(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