戀羅

南碩 【찾았다】找到了

#南碩短文
#찾았다(找到了)

【찾았다】找到了

  今天,大概是我看過最沒活力的珍哥。

坐在遠處凝望著大家,那笑容裡似乎參雜著其它情緒,他知道的,那是強顏,為了鏡頭而勉強出來的笑。

大概,是想起小新了。
撫摸著與小新不同的長毛犬,那表情顯得落寞,嘴邊的笑彷彿不是笑,只是揚著。

拉著自己的狗朋友走到碩珍面前,南俊有些擔心的看著他沒說話,察覺到這點的碩珍抬起頭來看著他,他笑著,但接觸到那擔心的神情後嘴角的弧度有些下墜又拉起,那細微的只有金南俊看見。

結束了拍攝,金碩珍坐上保姆車後幾乎沒說話,不同以往的跟忙內賴的吵鬧,他只是靜靜用手擋著嘴,凝視著窗外快速流逝的風景。

坐在旁邊的金南俊悄悄的覆蓋他放在身側的手,原以為會被甩開,但那人也沒轉頭看他,回應似的反手握住了他,緊緊的。

那天晚上,弟弟們都沒有來吵他,照顧完魚糕魚餅後,金碩珍獨自一人坐在大廳,落地窗撒著月光,原本總是吵鬧的宿舍靜了下來。

回想著自己今天的表現真的有夠差,平時,他以為不管發生什麼事情應該都會認真得面對工作的,今天這個狀態真的很不專業;但製作組真的,有夠殘忍。

閉上眼,思緒隨著時間滴答流逝,輕微的開門聲響起,伴隨著想刻意放輕腳步但是卻還是不小心碰撞出的聲音,半張著眼,一雙大腳站在自己眼前,在向上,對上的是金南俊每次擔心團員時的那種神色,他想對著他笑,卻夾帶著一股從心口湧上的悲傷。

伸出手,金碩珍抓住了眼前人的衣角,從柔軟的沙發往前傾,輕輕靠在他的腹部。酸澀盈滿了眼眶,迅速堆疊著今天累積起來的情緒,收緊的指尖透漏他的情緒。

「南俊……我想小新。」

從不輕易透露情感的大哥如今如此的依賴自己,他伸手撫著那頭黑髮,什麼安慰的話也說不出來,只是感受著輕微顫抖的身體,以及逐漸在他衣服渲染的熱度。

金碩珍沒料到自己的情緒竟然會在弟弟的貼心下爆發,南俊平時雖然莽撞,但總很會觀察大家的情緒,自己大概也是喜歡他這樣吧,畢竟,團員們每個都很會忍耐。

情緒得到宣洩後的碩珍抬起頭,看著南俊原本擔憂的表情轉為安心,自己也不好意思的笑了起來,吸吸鼻子,看著被自己淚水染濕衣服傻笑。

「我會洗的。」
帶著鼻音,那聲音顯得柔軟可愛,不同以往總是繃著脖子和弟弟吵架的聲嗓,也不同於唱歌時的清澈,但,金南俊很喜歡這個聲音。像是飽含著撒嬌的證明一般,他很喜歡。

「沒關係的哥,好點了嗎?」

看著碩珍點點頭,緊抓著衣角的手還是沒放開,一手擦著眼淚,那表情釋懷了不少。

「今天這種表現,不會再有了……」像是對自己的低喃,也像是對自己跟團隊保證似的,他抬頭對著南俊一笑。

而對方也回敬他好看的深陷酒窩笑臉,看著碩珍恢復以往的活力,金南俊也感到開心,雖然當碩珍放開他的衣角時,有那麼點寂寞。

「呀,田柾國你給我起來,不要睡我的床啊!」
看著金碩珍走回房間,那拔高的嗓音又響起,宿舍頓時從黑白恢復了活力的亮彩色,吵吵鬧鬧,才是防彈的樣子不是嗎?

笑看著田柾國正被金碩珍追出大廳,忙內越過自己跑進其他人的房間,而那也像忙內的大哥跑出來與金南俊對視,燦爛一笑。

並沒有馬上追著田柾國,反而朝著金南俊走去,他伸手擁抱這個總是默默照護他們心情的隊長。

「南俊啊,你是我的良藥,知道嗎?」

呢喃的低語在南俊耳邊落下,柔軟的觸感在金南俊的左頰渲染著濕潤的溫度,來不及反應的金南俊看著碩珍離開,微微回頭看的側臉,笑容滿點,耳根也紅了。

金南俊撫著似乎被吻的臉頰,久久不能自己,臉也不禁紅了起來。

而剛從工作室回來的閔玧其看著呆站在大廳的金南俊,又聽見大哥與忙內吵鬧的聲音,大概知道發生什麼事,走到南俊面前晃了晃手,那人望向他。

「傻了?」
「玧其哥……我好像喜歡上碩珍哥。」
「嗯,大家都知道。」
「……嗯?」呆滯的眼神轉為困惑。
「對,我們知道。」那洞悉一切的笑容半掛在嘴角,拍拍金南俊的肩後,閔玧其回到了自己房間。

愣了幾秒後的金南俊向前撲倒在沙發裡,一雙長腳胡亂踢著,臉則是緊緊埋在沙發座墊裡,嗚嗚的不知說些什麼,直到有個溫柔的手輕輕的拍了拍他,微微從坐墊裡抬起頭,金碩珍一臉好笑的看著他。

「怎麼啦?」

看到孩子般的南俊,他就是忍不住想笑,不同於在外的沉穩,其實他真的很孩子氣。

金南俊坐了起來,大手一抓把金碩珍拽進自己懷裡,對方卻意外的乖順,絲毫沒有反抗或是驚恐。

「我喜歡碩珍哥。」沒有雜念的說出這句,好像也不怕自己被拒絕一般。
在懷裡的人沉默數秒,開口的是略微低啞的嗓音。「…我也是。」

寂靜再次瀰漫在防彈宿舍裡,只是這次彷彿多了暖暖的粉色磁場,在各自房裡的團員們都很識趣的不打擾這好不容易才肯正視彼此感情的一對。

多日後的某個午間,金南俊躺在碩珍腿上,看著說,突然像是想起什麼似的坐了起來,金碩珍歪頭看著他。

「玧其哥說他知道我喜歡珍哥是什麼意思?」這個謎團大概是金南俊聰明腦袋裡最難解的謎了。

金碩珍忍不住笑了出來,把這迷茫的小腦袋再次壓在自己腿上,低頭與他對視。
「就是這樣。」

語畢,吻落在金南俊的唇上,完封了他的疑問。

大概只有金南俊自己不知道那總是不經意的視線是落在誰的身上,或是為什麼那總是難笑的大叔笑話自己卻還是可以笑的開心,或是不自主的對著某人溫柔,發自真心的誇讚著某人等等,這些種種舉動是因為什麼吧。

_End_

這是看完run ep23後衍伸出來的小短文,已經好久沒有這樣突然冒出靈感,但我是真的覺得,碩珍那天很不在狀況內,很不像平常的他,雖然不知道什麼原因,但就是這樣腦洞了
同時其實看了也滿難過的,雖然整個看了也很歡樂沒錯啦,大家都被狗狗治癒了呢,我也被那樣的防彈治癒
總之只是不小心開了腦洞而已,大家還是開心去看run ep23啊啊啊啊!!
以上

评论

热度(39)